气质

编草鞋的杀猪的和爱读书的成就三国一方最后却都是惨死

2019-11-09 17:40: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吴宇森的《赤壁》试图贴近历史,又要另外找出娱乐噱头,往来于史实和戏剧之间,有得亦有失。

关羽读春秋,张飞善草书,刘备编草鞋,史书上多少都可以找出相似的论述,忠实与改编之间的翻腾抉择看得出吴宇森的剪裁心情。

首先,关羽的出场在长坂坡战役上,一把青龙偃月刀直扑曹操马前,赤手空拳的关羽已被曹兵所围,曹操却苦口相劝:「良禽择木而栖。」关羽不肯,夺刀上马,飘然而去。关羽忠义是深受「三国演义」推崇的美德,但是这场战役却是他已经谢绝曹操厚爱,车队护嫂「过五关,斩六将」之后的事,曹关再相逢,已非将相情谊, 而是生死之敌,能杀不杀,如何服众?把两人刻画得有如初次相逢,又如何交代后来关羽在华容道私纵曹操的报恩还情?

编草鞋的杀猪的和爱读书的成就三国一方最后却都是惨死

关羽再出场,则是在周瑜拜访蜀营时,兵荒马乱之际,关羽还能有空闲教小朋友念起诗经的「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只有诵读,未见解读,然后有小朋友质问:「饭都吃不饱了,读书何用?」有饭吃是凡人苟全于乱世的首要考量,会读书日后才有饭吃,则是盛世的凡人心情,关羽是武夫,却也是儒将,戎马温诗书,诵念起「思无邪」的诗经香火,确实符合文化符号的剪贴功能。问题是,这场戏点到为止即可,多费唇舌,就是蛇足,关羽回应幼童的话语虽 然符合教育本质,却让人失笑,原因无非如此。

编草鞋的杀猪的和爱读书的成就三国一方最后却都是惨死

张飞吼声可以吓破胆,经由话本小说的夸大,已经成为想像巨灵,转换成影像,其实很难找到足以匹配想像的表现方式。张飞原本正在写隶书,好好一张纸被人抽走,难免暴怒生气,周瑜会张飞选择了这麽粗鲁直接的相见方式,让人只见其「粗」,未见其「细」,其实张非写隶书而非草书,是一种美学与生活态度的选择,目的就是要突显张飞的「细」,问题在于一「粗」夺其「细」,张飞就此被定了型,回复刻板印像,不能还英雄本色,白白浪费了隶书精神。

编草鞋的杀猪的和爱读书的成就三国一方最后却都是惨死

至于刘备编草鞋,编剧用意应是突显他出身民间,虽然有皇叔之尊,却深谙民间疾苦,让21世纪的观众得能在草鞋上想见东汉末年,皇室飘零,以及刘备掘起民间,终能三分天下的英雄风范。问题同样在于草鞋突出了刘备的出身,却也模糊了统帅身段,难民尚未安顿,外敌已临城下,统帅还在编草鞋,是分工严密,成竹在胸?所以才能安心编织草鞋?还是浑然不知战情紧急?草鞋见宾客,其实给人一种工于心计的政客权术姿态,或许则是吴宇森的另一种评定英雄人物的曲笔了。

刘关张桃园三结义,是三国演义中最为世人熟知的章节之一,要在老调中找新曲,确实是所有三国电影最难取舍的创作细节,重新如数搬演,就会被人讥评为陈腔, 另起炉灶,别添新材,也难免会别人笑为不伦不类,画蛇添足,吴宇森只拍赵子龙乱军中救回阿斗,不拍刘备掷儿于地的传说,就是高明的剪裁,毕竟三国演义中刻画得活灵活现的刘备动作明显是政客拢络手下的矫情之举,但是迴避了阿斗,却躲不开草鞋,则是让人不得不长叹一声的无奈了。

伟哥的副作用_正常人吃伟哥会有副作用吗?天天吃

西地那非效果好吗

印度神油成分说明书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